绿茶小镇金井山清水秀,位于其境内的长沙县第一高峰龙华山,山高谷深,一条条瀑布在山谷间如龙吐珠,汇成一条河流,名叫金井河。金井河蜿蜒曲折,经过村庄,流经田野,穿越城市,最后汇入奔腾的捞刀河。人们往往在游览攀登过龙华山后,很少关注从峡口涓涓而淌的这条小溪流,以至于无法领略金井河不一般的美。

龙华山脚下。网络图片

金井河水千万年的流淌,那是大自然的不朽神功。像千万个春天一样,这里万木争荣,水流淙淙,河道弯弯,两岸桃红柳绿,炊烟枭袅,安静而祥和。沿河两岸,一边是弯曲蜿蜒的乡村公路,直奔龙华山而去;一边是田埂地垄,一条曲折修长的步游道与河同行,相伴相随。

沿着金井河右岸缓缓而行,除了赏春和日丽的景色、漫山遍野的鲜花、汩汩潺潺的流水,更重要的是可以让自己的内心在这些景致里找到停靠的港湾。

两岸的山高低错落,山色苍翠,山脊的天际线如画家笔下的弧线,总是在某个弯曲的连接处恰到好处地收笔,毫无违和感。山并不高,那弧线以下是浓密的森林地带,林带以翠绿、墨绿、嫩绿为主,中间却点缀了一丛丛的花,隔着数百米的跨度可以看到。那些缤纷的花丛不用走近看,远望着就够鲜亮了。那是谁呢?野樱花、映山红、广玉兰。它们争先恐后盛开着,在青翠的林间点亮了一团团炽烈的灯,远远地看着山下的油菜花、紫云英等小花儿密密麻麻地开着,各得其所。

山脚下、河岸边是成片的稻田,农人荷锄立于田地之间,给土地松松被子,让土地更好呼吸新春的气息,让它们孕育更多的种子。李花怒放着开了,历经严冬寒霜的黑色枝条,先是冒出点点白色花蕾,随后有一抔绿色也跟着拱了出来。那淡淡的绿可不是叶子,是花萼。但花萼只伸出一点点,把花苞送出黑色的母体便不再生长,任由花苞独自绽放。过不了几天,整株李树都被白团团的花簇拥着,一片林子全部都洁白地绽放着。花儿们吸引了蜜蜂蝴蝶,也吸引了爱花的人,纷纷用镜头去捕捉最美的瞬间。

金井镇山水。网络图片

漫步金井河畔,感受那份独特的春色!白居易有诗云“春来江水绿如蓝”,金井河水此时的绿与别时不同,那是绿得逼人心魄的绿,是带些浑浊的绿。此时的河水,来势汹汹地证明着自己,砂泥俱带。那锋芒是韬光养晦了一个冬季之后的喷发,难免有飞出牢笼的张扬,有年少气盛的猖狂。

然而,水到底是智慧的。它不允许自己一直张扬下去、猖狂下去、浑浊下去。待到清明时节,仲春已过,暮春启程,水也慢慢变得恬淡。春水盈盈,不再绿如蓝,而是绿得干净,绿得澄澈,绿得谦卑。

“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站在金井河畔,想起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田园在此,农人春及,城市尚在远方,豆苗就在近处。“木欣欣而向荣,泉涓涓而始流。”清流、田野、苍山、茶园、花丛……嗅着春天的袅袅茶香,感受鸟语花香的春景,阅读着来自乡村蓬勃萌发的讯息,不禁让人欣喜地感到:和煦的春风正将疫情的阴霾驱散,明媚的春天已经来到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