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轻人爱花钱

在中国,年轻人爱花钱,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比如网络上:

"这个色号的眼影也太仙女了吧,不买对不起我的青春”“过几年再穿就是装嫩了,这裙子我早就想买了!”“XX包包太好看了,就算刷爆信用卡也要抢到!”……

对此,《圆桌派第一季》马未都先生谈到:

“中国所有奢侈品的这个消费呢,是跟他身份不匹配的。这在全世界最独特,就都是努着消费,因为这女孩根本就犯不着拎那包,比如各种名牌包,一个便宜的大几千,一两万,贵的好几万。你看那拎三五万包的那人,她可能就挣几千块钱,她那一年就挣这个包的钱。”

超过自己收入水平的消费,可是要背债的,所以花呗,借呗,房贷,信用卡等就成了年轻人的刚需,背债几乎不可避免。

2019年10月22日,央行《中国普惠金融指标分析报告(2018年)》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成年人在银行获得过贷款的比例为 39.88%,在银行以外的机构、平台获得过借款的成年人比例为 22.85%,全国人均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为 27089.4 元,同比增长 19.54%。

看似不多,但实际压力很大,因为普通人余钱并不多。

2013-2018年的个人消费贷款余额的增速就非常惊人,短短5年时间,居然从12.97万亿增长到37.79万亿,年平均增速高达23.94%。

作为对比,2013-2018年的GDP年平均增速仅为7.03%。数据表明,财富的创造速度远远跟不上个人消费贷款余额的增速。

二、父母爱存钱

与年轻一辈相比,父母们似乎更爱存钱。当然,爱存钱也是一种“美德”,我们现在能取得如此高的经济成就,实质就是我们早前发展阶段,通过存钱,积累是产业发展的资本金。

爸妈存在银行的钱,被放贷给企业,盖厂房,买机器设备,同时还用来修高速公路、修铁路、挖隧道等基础设施。

大林认为,大部分人可能或许过于年轻,他们不知道“存钱”曾经是一项非常赚钱的“理财方式”。

数十年来,存款利率下滑已是非常明显的趋势了。目前,一年期基准存款利率维持在1.5%,与早前的14.4%,11.34%和10.98%的高位不可同日而语。

各位知道爸妈为什么对“存钱”执念吗?

看一下,马云先生和王健林先生的电视访谈录,你就会发现,他们都曾经讲述过自己早年向银行借钱的不容易。商业大佬们借钱不易,何况各位普通人的爸妈,没有余钱的家庭,你稍有病痛,爸妈就得求人了。

然而,“钱”作为一种商品,在大部分国家,实质是在持续贬值的。这个观点,大林已经谈了非常多次。

越是发达经济体,基准利率越低,日本和瑞士甚至出现了”负利率”。

所以,在理财观念上,爸妈一些“奇怪”的行为,我们年轻人要理解。

那未来“存钱”还是好的理财方式吗?

大林认为,存钱作为一种主流的理财方式已经难以获得可观的收益率了,但存钱作为年轻人理财的第一步是必须的。没存起步的资本金,无法开展后续投资。

三、贷款转向年轻人

不过,现在相比存钱,借钱更为简单轻松。

年轻人,你可能已经发现自己借钱非常容易,甚至都到了送上门的地步,有手机APP的各类网络借款广告,有银行信用卡推广电话,更有敲你房门介绍贷款的工作人员。

他们为什么如此好心,给你送钱?

答案:他们已经把容易借钱的客户都谈完了,现在才开发你这个“难以开发”的客户。

网友(读懂上市公司)整理了2017年各行业资产负债率数据,虽不是最新数据,但同样能说明问题。

几乎所有行业都在负债经营,且我们众人所认为的高利润行业,如金融和地产更是占得资产负债率排名的前二位。

1、金融业资产负债率91.59%

2、房地产资产负债率78.85%

大林我估计,大部分人的个人资产负债率都难以达到金融业和房地产的水平,若真的有人达到了,其中的大部分已经夜不能寐了!(太吓人了!)

企业负债经营的本质是利用自身资产的收益率与贷款利息的“差额”迅速扩大经营能力。

年轻人,你可以自问能否实现自身资产的收益率与贷款利息的“差额”,且能迅速扩大经营能力。若不能,负债就是你沉重的负担。

正因为你相对企业而言是”难以开发“的客户,利率嘛,自然要提高些,高出50%,甚至100%都不稀奇。你细细算一下,信用卡、借呗、花呗,各类网络贷款的利率就知道了。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与个人负债相配套的法律法规已在准备了。

2018年10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完善现行破产法,畅通“执行不能”案件依法退出路径。
2019年7月16日,国家发改委公布《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分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破产制度。“重点解决企业破产产生的自然人连带责任担保债务问题”“明确自然人因担保原因而承担与生产经营活动相关的负债可依法合理免责”,为启动破产制度改革提供了政策“切入点”。

未来的个人破产法律法规会逐步完善,个人破产和企业破产一样都会成熟的法律程序。

四、回到过去

当然,有人可能觉得,背债如此可怕,我们不背债了,回到过去行不行。

大林老家在南方的沿海小县城,城市不大,但老城保留着不少老建筑,其中就有一条名为LX巷的老街就是旧时地主们扎堆的地方。

这些地主拥有的土地,少的几百亩,多的千余亩。

当时我们是农业社会,土地是社会核心资源。有一位先生在90年前做了调查,南方某县城近2700多人中,地主只占3%的人口。

家里有几百亩地的地主,无论社会地位,还是生活条件自然不差。

但也不见得有多好,奶奶说,当年XX地主家里有海外进口的电风扇,这在当时是不得了的事,在县城地主圈已经称得上顶级享受了。

不是说旧社会没有负债,但程度远不及工业社会。银行正是聚集普罗大众的存款,才能给工业企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实现巨量融资。

若没有现代化的工业和完善基础设施,我们也不可能家家户户吹电风扇,而经济条件稍好的家庭能吹空调。

五、如何正确消费,用好负债

中国社会观念正在发生变化:省钱时代向花钱时代过度!

然而,我们大部分人还未学会正确消费,用好负债,其中的典型是有钱就全款买车,买房贷款喜欢20年期,而不是30年期。

用好负债的核心在于借最低利率的钱,且把借来的钱花到最有投资价值的地方。

同样贷款10万,用于消费和用来读大学,结果是天差地别。买房贷款100万,房子在县城,与在地级市和省城有巨大的差别。买车用来炫耀,要面子,与用来营运赚钱是两码事。

除了花钱的大方向不能错,更为重要的借到低成本的资金。

同样是房地产公司,同样是发现债券借钱,但利率差距特别大。

低利率:万科3.18%

高利率:恒大10.50%

你说这是什么道理啊?

资本市场对于优秀企业都特别待见,连借钱的利率都能打折,比基准利率还低。其实个人也是同理,以后优秀的个体融资成本也会比社会平均成本低。

当然,我们不宣扬过度负债,合理负债有好处,但超过一定程度就有反作用了。

央行数据显示,计量分析结果表明,控制人均可支配收入、社会融资规模等因素后,居民杠杆率水平每上升1%,社会零售消费总额增速会下降0.3%。

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余额/GDP